七星彩的吉祥最新图纸|当代诗·面孔(22)|根子(1951-)

七星彩的吉祥最新图纸|当代诗·面孔(22)|根子(1951-)

七星彩的吉祥最新图纸,胡亮/文

姜世伟、栗世征和岳重,三个十三四岁的男孩,同时就读于北京第三中学初中一年级七班。那是在遥远的1964年——原子弹引爆成功,任谁也不能预知诗人的风云际会。

据栗世征和姜世伟回忆,初中二年级,岳重写的作文就登上了《北京晚报》(一说苏联某刊物)。他还曾为伟大领袖写下祝寿诗,堪称飒爽英姿,“一八九三年,红日出韶山。春秋七十四,光焰遍人间。”

1968年,三个男孩共赴白洋淀插队——这意味着新诗史上的动人事件就要发生。

1971年,姜世伟的诗,“那暴风雪蓝色的火焰”,瞬间就更新了岳重关于诗的所有认识。后者反复背诵着前者的金句,“像吃了什么甜东西”(栗世征语)。

很快,岳重就写出了长诗《三月与末日》。栗世征大吃一惊,他认为这些长诗——“狞厉的内心”——构成了对他的冒犯,甚至,还转移了他的女朋友的青眼。

不得不恨啊,于是,为了赌气和争气,他也开始写诗。

就这样,白洋淀唤醒了三颗诗心。姜世伟非同等闲,栗世征更是骄傲,但是两者都承认:岳重是个“天才”。

1972年,徐浩渊先生在铁道部宿舍搞沙龙,岳重甫一现身,其光辉立即笼罩了前来相聚的各路人物。徐浩渊当下断言:岳重,诗霸也!

1973年,岳重的诗差点被公安局查禁,虽经文学研究所鉴定,无大害,他还是就此搁下了诗笔——他甚至不能等几年,等到《今天》的创刊。“天鹅为什么非要藏起翅膀?”——这是岳重的疑问,可以用作对他的反问。

岳重写新诗,只有短短两年。其作品散佚严重,现今仅存三首:除了《三月与末日》,还有《致生活》和《白洋淀》(此诗文字似有脱讹)。

《白洋淀》乃是创伤之诗,“我永远地合上了伤口一样的眼睛/伤口却像眼睛一样大睁着疼痛”,风格绝类赵振开和姜世伟。诗中“红罂粟”的用法,与赵振开《走吧》相似;“系绳”和“太阳”的用法,为姜世伟《阳光中的向日葵》所袭。

《致生活》乃是怀疑之诗,“那么,住口/苹果在哪里”,风格绝类顾城。两者都写童话诗,但是岳重更加尖锐。

至于天才的《三月与末日》,情况最是复杂。这件作品很像诗剧,设置有四个角色,并揭示了他们的多重关系:其一 ,“你”,是春天、娼妓和大地的新娘,最终将背叛大地;其二,“他”,是大地;其三,“夏天”,是春天的姘夫、绿色的强盗和大火的魔王,将把大地烧成灰烬;其四,“我”,曾经忠诚于春天,十九次陪葬大地,现在终于清醒,看清了春天和夏天的真面目。

除了创伤和怀疑,这件作品还囊括了其他种种颇具时代感的题旨:比如背叛、痛苦、觉悟和希望,充满了痉挛,洋溢着残酷。全诗色彩强烈,节奏急促,遣词造句有如神助,颠覆了很多意象的传统语义维度。“春天,将永远烤不熟我的心——/那石头的苹果”,风格绝类栗世征。

这首诗的确值得栗世征坐在马桶上看几遍,以至于,他此后的写作每每欲与岳重分个雌雄。

岳重呢,他既不珍惜自己的诗才,也不爱护自己的好嗓子。

1972年,他进入中央乐团,成为男低音独唱家。不知什么时候,去了纽约,当了电台播音员。每天喝酒,睡懒觉。

若干年以后,岳重几次回国,与姜世伟相见,曾言及仍在写诗,写了几年只有几行(似是自嘲),又曾言及改写小说,已经得到十余万字(应该属实)。这些诗与小说,再也没有下落,正如那位曾经陪在他身边的西班牙女郎。

赵振开,就是后来的北岛;姜世伟,就是后来的芒克;栗世征,就是后来的多多:他们的诗名,早已播于四海;而岳重,就是后来的根子,本名与笔名,迄今都没有几个人晓得。

岳重系岳飞的第三十三代孙,长得像张艺谋,也许可以算是今天派的少先队员和隐士。

根子

不过,笔者可以断言,只要汉语不死,根子的三首诗——尤其是《三月与末日》——就会流传无穷;就像唐人张若虚的两首诗——尤其是《春江花月夜》——足以“孤篇横绝,竟为大家”(清人王闿运语)。

根子

根子

【作者简介】

胡亮

胡亮,生于1975年,诗人,论者,随笔作家。著有《阐释之雪》《琉璃脆》《虚掩》《窥豹录》,编有《出梅入夏:陆忆敏诗集》《力的前奏:四川新诗99年99家99首》《永生的诗人:从海子到马雁》。创办《元写作》(2007)。目前正在写作《片羽》《色情考》《涪江与唐诗五家》等著。应邀参加第二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(2009)、第一届洛夫国际诗歌节(2009)、第二届邛海国际诗歌周(2017)。获颁第五届后天文化艺术奖(2015)、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(2015)、第九届四川文学奖(2018)。现居蜀中遂州。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广西11选5

前十月沪深交易所发行地方债2.77万亿元 超去年全年
作业做错,孩子挨一巴掌后不治身亡!家长记住,有些部位不能乱打
现代轻奢风有哪些特点
最全PPT看懂中汽协产销数据:2月乘用车全军覆没